青岛老城申遗对标鼓浪屿 将编制老城区保护规划

2020-11-27 08:48 青岛早报阅读 (32037) 扫描到手机

  青岛老城申遗这项漫长而高强度的系统工程,昨日开启了一个重要的新节点——青岛老城区遗产价值研究与申报世界文化遗产研讨会暨青岛申遗工作培训会议,在市级机关会议中心召开。研讨会由青岛老城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联席会议办公室、青岛市文化和旅游局主办。国内著名世界遗产研究专家,省、市知名文史学家济济一堂,带来国内外世界文化遗产申报和保护管理的先进经验,为青岛老城区申遗提供思路和方向路径,并就世界文化遗产的标准、申报趋势和价值要素等进行研究分享。

专家为申遗团队“加餐”

  青岛自2019年开始全面启动老城区申遗工作,目前正需要专业人士集思广益,给予经验和思路,为申遗工作团队展开高质量的培训。研讨会即是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举行,与11月份青岛市政协、市文旅局组织赴广州、厦门、杭州、龙岩等遗产地的学习相衔接,研讨会为青岛申遗工作者的理论知识和业务素养的全面提升助力。

  会上,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吕舟以 《关于城镇类型世界遗产地的申报方法》为题,逐一列举了非洲的阿斯马拉、孟买的维多利亚和装饰艺术风格建筑群、澳门的历史城区以及鼓浪屿历史国际社区等遗产地在遗产要素和风貌保护方面的实践经验。他认为青岛的老城申遗与这一类以外来文化凸显价值的遗产类型较为接近。

  山东省文物局原副局长由少平、北京清源视野文化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魏青则分别从申遗中的风险评估和城市遗产的认定与保护管理等方面,提出了申遗过程中需要防控的风险和所要遵循的原则。

  华侨大学教授王唯山、清华大学文化遗产保护中心高级工程师孙燕、北京林业大学园林学院讲师徐桐,分别分享了各自所主持或参与的厦门鼓浪屿世界文化遗产、北京中轴线和日本历史城市保护等申遗项目保护管理的具体案例。

将编制老城区保护规划

  青岛全面启动老城区申遗工作两年来,成立了市领导任组长的申遗工作领导机构。申遗工作已经完成了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编制,初步明确了青岛老城区申遗的价值主题,即:20世纪新城的早期规划和营造实践,并初步划定遗产地范围。

  研讨会上,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深圳分院副总规划师潘丽珍、北方工业大学副教授钱毅、青岛市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张树枫,青岛理工大学教授徐飞鹏等专家结合青岛市历史文化沿革和城市文化内涵,提出了对青岛城市建筑和历史文化名城特色与价值的思考。

  潘丽珍建议青岛成立老城区遗产管理委员会,负责统一管理落实申遗工作,同时抓紧开展申遗文体和保护管理规划编制。而目前,这些工作正在逐项展开。

  按照老城区申遗工作方案的部署,下一步青岛将继续做好申遗的基础性研究工作,着手编制《青岛老城区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文本》和《青岛老城区遗产地保护规划》编制;着力推进《青岛市文物保护条例》立法工作,为申遗工作营造良好的法制环境。同时,申遗工作还将与青岛市历史城区保护提升的总体工作部署有机结合,与青岛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工作紧密衔接,通过老城区申遗,更好地实现城市文脉的传承和城市功能的有机更新,服务社会和民生,在保护城市文化遗产的同时推动城市内涵的更好展示和城市品质的不断提升。

相关新闻

  鼓浪屿申遗历时9年

  在诸多国内外文化遗产地的经验中,厦门鼓浪屿成为专家口中出现频次最多的地名。从2008年启动申遗工作到2017年申遗成功,鼓浪屿跑了一场历时9年的“超级马拉松”。而作为申遗的前期准备工作,早在2000年起,厦门就着手先后制定颁布了一系列政策法规,对鼓浪屿进行整体规划和科学保护,申遗过程中,全面进行整治提升,核心要素全部完成整治修缮,修复了约100栋闽南风格的建筑。在研讨会的专家中,多位曾参与过鼓浪屿遗产地的价值挖掘和认定,并参与其申遗的全过程。

  关于鼓浪屿所彰显的中西文化之间的交流互鉴,它持续保护、管理的难度,以及以文化保护为导向的国际社区型遗产地的价值定位,都给在场参与学习者留下了深刻印象。申遗的过程就是一个提炼遗产核心价值和选择核心遗产要素的过程。魏青解读鼓浪屿的核心价值要素:这里有多国的参与共管模式,有完整的社区功能,有融汇中西的人居理念的表达,有一个海岛式的自然与人文交融的整体形态特征。它体现了丰富的文化多样性,文化之间的对话的和谐共生。魏青认为,在这样一个历史城区里,一个活态的文化场景是特别需要关注、保护和维持的遗产要素内容。

  目前鼓浪屿已成为青岛老城申遗的一个重要的对标遗产地。

新闻背景

  老城:青岛的无价之宝

  青岛有28平方公里历史城区、13片历史文化街区,其中在老城区6.9平方公里的核心区域内,聚集了各级文物保护单位85处,文物建筑近千栋,历史优秀建筑313处,名人故居50处,拥有八大关和小鱼山两片国家历史文化街区,还有不计其数的传统风貌建筑。它们反映了一个多世纪以来青岛建筑和城市规划的发展,代表了建筑风格、材料和技术的进步,各个街区的特征也鲜明体现出多元文化融合的过程。而近百位历史文化名人曾经的聚集,也为青岛留下了大量丰富的文化遗产。港口与要塞是青岛老城历史的见证,它在1897年已成为北洋海防体系中重要的军事要塞、海港城镇。

  在20世纪上半叶的亚太地区,青岛被看作是少有的按照规划建造的新城典范。其城市发展和建设以德国1900年 《青岛城市规划》为基础,在1914年日本的 《青岛城市规划》中加以延续,又在1935年民国政府的《青岛市施行都市计划方案》中得到发扬和创新,最终形成了今天看到的青岛历史城区的基底。

申遗的意义是什么?

  根据 《世界遗产评定准则》,世界遗产是指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世界遗产委员会确认的人类罕见的、目前无法替代的财富,是全人类公认的具有突出意义和普遍价值的文物古迹及自然景观。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必须达到“准则”标准,并首先进入所在国家的申遗预备名单,且每个国家每年仅允许一项文化遗产入选世界遗产。毫无疑问,这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此前澳门历史城区、厦门鼓浪屿、杭州西湖等国内城市成功申遗之路都说明了这一点。有统计显示,福建土楼申遗之后,参观人数达到此前的5倍,并以每年20%的速度递增;武夷山申遗后游客数量年均增长10%至15%。

  本版撰稿摄影观海新闻/青报全媒体记者 李魏 宋新华


返回半岛网首页>>
必威官网bet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