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立青岛大学图书馆功臣梁实秋:奔波搜罗只为好书

2020-04-21 20:28 半岛网阅读 (42844) 扫描到手机

半岛记者 王悦

走出海大鱼山路校门,从不远处的小巷子进入,便是梁实秋故居。这栋老楼“藏”得很深,若不是门口“梁实秋故居”的牌子做指引,游客很难找到。院子里的参天大树绿意盎然。经过整修改造,多人杂居的破败感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位教授留下的墨香。

梁实秋为青岛留下了文字、故事,还有一大批图书。

梁实秋

当时教育部的规定是大学图书馆的馆长由一名教授担任,主持具体工作再聘一名主任。国立青岛大学图书馆馆长由外文系主任梁实秋兼任,由皮高品担任主任。杨洪勋先生告诉半岛记者,皮高品先生是“图书科”科班出身,在国立青大工作了两年,日后成为著名的图书馆学家、教育家,创造了皮氏图书分类法。

甫一上任,梁实秋就专赴上海去采购图书,短期内,积累了6万册的中外图书,“年图书经费5万余元,作为一所仅200名师生的学校来说,图书数目相对不少”。

图书多到什么程度?校长杨振声在开学一周年的纪念仪式大会上总结说,“我们可以无愧地说,国内没有几个大学能像我们这样的购备图书仪器”,图书馆的书库本来预备用4年,“谁想经过一年,开辟一个书库,而现在又大有书满为患”的趋势,“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如此继续下去,明年我们又有在图书馆傍近添筑书库之必要了”。

1931年1月26日,梁实秋主持成立了图书委员会,并在校刊上公布了图书委员会章程,梁实秋任主席,委员成员有闻一多、黄际遇、汤腾汉、皮高品。这一年的5月4日,梁实秋还创办了《图书馆增刊》,随校刊《国立青岛大学周刊》(1932年国立青岛大学改组为国立山东大学,“周刊”改称《国立山东大学周刊》继续出版)出版,四开八版,梁实秋亲笔题写发刊词。梁实秋说:“藏书册数的多少不算是一件最重大的事。一大堆书不能成为图书馆,等于一大堆砖头不能成为建筑一样。一堆书之能成为图书馆,要看负责的人是否善为经营。书籍是否选择的精当,布置是否便利,学生是否已经充分享用——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增刊”内容包括:馆藏新书目录和借书制度、图书馆学、目录学文章、图书评介等。作为图书馆专业周刊,不仅在大学少见,在社会上也是唯一的。

在《山东大学百年史》中我们可以看到,国立青大后来的国立山大不只重视采购已经出版的精良图书,也对本省的先哲硕儒著作抄本努力搜求。如栖霞牟陌人曾著有《诗切》未刊,由图书馆借来手抄本抄录存馆;又有即墨黄宗昌著《崂山志》已刊行,其家尚存有《崂山丛谈》和《崂山艺文志》,皆为原稿手抄本,尚未刊行,均借来抄录存馆。尤其是外文图书,曾重点采购各种版本的莎士比亚名著,有许多珍本入藏,西洋定期刊物,均补购了整套杂志,这在其他大学也是不多见的。

梁实秋还广泛搜集山东方志,藏有82县的志书。搜集之全,不次于当时的山东省图书馆。另外,图书馆还差一点收藏了两部宝贝。崂山古刹中的《道藏》和《释藏》等善本古籍被游崂山的中文系教师发现,梁实秋得知后,立即建议学校收归校有,终因属庙产,未能如愿。现在《道藏》存放于青岛市博物馆,成为镇馆之宝。

梁实秋不但尽职尽责,还“嗜书如命”,他除了平时床头必备一书外,连上厕所都不忘带一本书。他曾说:“置于厕内,虽云不敬,但逐日浏览,稍得大意,亦获益匪浅。”在任图书馆长的四年时间里,他度过了充实的读书时光:“我在三十岁左右开始以教书为业的时候,发现自己学识不足,读书太少,应该确有把握的题目东一个窟窿西一个缺口,自己没有全部搞通,如何可以教人?既已荒疏于前,只好恶补在后,而恶补亦非易事———有了书并不等于问题解决,要逐步一本一本地看……我一面教书,一面恶补有关图书,真所谓困而后学。”

返回半岛网首页>>
必威官网betwa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