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电视台 诱惑灾祸和收获(2006.01.11)
 时间:2016/9/13 关注: 1347

2001年11月10日,中国梅花鹿养殖研讨会在四川省都江堰市的一家宾馆如期举行。会议刚刚开始,一位60岁左右的农民老汉,却风风火火地闯进了研讨会的现场。这位冒然闯进会场的老汉是山东省潍坊市寒亭区的农民于长起。


于长起:“当时是坐飞机去的,我们得到这个消息的时间比较仓促了,就是说时间很短了,要不然舍不得坐飞机过去的,回来是坐火车回来的。”


参加这次会议的人员,除了一些着名的梅花鹿研究专家外,就是国内一些大型梅花鹿养殖场的场长。于长起也是一位梅花鹿养殖专业户,但他的到来是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于长起:“参加会的时候,家里有16只鹿,他们问我,你这个鹿场有多大,我就不好意思讲,我说,我养得不多,几十只鹿,也没具体说多少。”




于长起是在订购的一份畜牧杂志上看到这个研讨会消息的,他没有收到邀请, 突然造访显得有些冒失,但是,因为他的虔诚和执著,会议组委会破例为他开了绿灯。


于长起:“会上发的资料都带回来了,广泛吸收了全国这些,养鹿业的同行精英,或者学者他们的经验。”


就是这个冒然闯进会场的农民老汉,四年之后,从一个外行,成了梅花鹿养殖业的行家里手,他靠着16只梅花鹿起家,最终发展成有200多只梅花鹿的大型养殖场,年创利润达到了100多万元。


早年的时候,于长起在市区开了一家小型的汽车修理厂,虽然没有挣到太多的钱,但在他的家乡河滩镇,也算是一个富足的人家。




2000年春节前夕,于长起到山东省东营市去办事,晚上在宾馆里看到了一条养殖梅花鹿致富的电视新闻。


回家以后,于长起关闭了汽车维修厂,投资12多万元钱,以2500元一只的价格买了20只梅花鹿,修建了养殖场,经营起养殖梅花鹿的行当。这一年,于长起54岁。梅花鹿买回来的当天,令于长起意想不到的事情却发生了。


于长起:“回来当天,就死了一只。本来那个鹿,它从那里来就带着病,带着病菌,它就拉痢,拉肚子,这一块咱在初期养咱也不了解。”


当于长起还没有从惊慌中回过神来的时候,第二天又有几只梅花鹿出现了拉痢疾的症状。他来不及多想,赶紧拉着生病的梅花鹿到当地的兽医站寻求治疗。面对生病的梅花鹿,兽医们也束手无策。




于长起:“因为动物医院都给狗啊、猫啊,猪啊、羊啊这些动物治病,所以给鹿治病的没有。鹿是特种动物,它的习性与其它动物不同,对这种动物不了解,所以疾病也是很难弄。”


山东省潍坊市兽医站兽医 于保义:“对鹿不认识,他这个项目呢,也不太了解。”


于长起的朋友 付文波:“怎么说呢,都没接触过这个东西。”


眼看着梅花鹿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于长起却求医无门。就在他感到绝望的时候,却想起了卖给他梅花鹿的那家养鹿场。于长起向养鹿场打电话进行了咨询。


于长起:“他说千万不能打针,你一打针就坏了,一打针就死了,我说这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它死了吧。他说我这里有药你到我这里拿药吧,结果跑到他那去拿药,回来两只鹿就完了。”




山东省潍坊市兽医站兽医 于保义:“对鹿的药,就绝对是对鹿的药,就是说,养鹿场有点太机械化了,所以那个鹿耽误了。”


前后四天的时间,20只梅花鹿就死了3只。这种打击使他意识到,靠养殖梅花鹿发财,并不像电视上讲的那么简单。特别是像他这样没有任何的养殖经验,更是不容易。


十多万元钱已经投进去了,面对幸存下的17只梅花鹿,54岁的农民老汉于长起,仿佛面临着人生的转折点。


于长起的儿子 于太山:“整个的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我父亲可以说白天晚上是茶饭不思,中午在鹿圈外面盯着那个鹿,看着那个焦急的情况很令人心痛。”




于长起:“结果到了年底,又死了一只,总共就是到当年,20只鹿到春节前就死了4只。”


2001年初春,一个偶然的机会,于长起的女儿于晓静,在潍坊市的一家书店里看到了一本关于梅花鹿养殖的书籍。顺手给父亲买了下来。


这是一本详细介绍梅花鹿的饲养技术以及病害防治的养殖专业书。当时,这类书在市场上很少见。于长起拿着这本书,似乎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于长起:“我就是白天晚上就看,反复地看,看一会再自己考虑一会思考一会儿,它为什么这样写,它病的起因在哪里。”


于长起的儿子 于太山:“有时候看书看得饭都不吃,整个晚上不睡觉。”




于长起一边看书,一边按书上介绍的方法尝试着给生病的小鹿看病护理,通过摸索,他慢慢地掌握了梅花鹿生长的习性和病害的防治。


于长起的女儿 于晓静:“刚开始我给他买本书,后来他自己又买书,订了报刊、杂志,再就上网了解的。”


于长起:“每次上了书店以后,与鹿有关的书我就买。”


于长起的女儿 于晓静:“你像报纸上的东西、资料他就把它剪下来贴到书上,本来书这么厚,结果翻翻都贴成这么厚。”


2002年夏天,是于长起养殖梅花鹿以来,最开心的一段日子。病祸余生的16只小梅花鹿全部长成,并且收获了第一批鹿茸。这一年,于长起56岁。




于长起:“第一批鹿茸当时就出了13多斤,那个种鹿鲜鹿茸出了7斤8两,那一个鹿角卖了7800块钱,1000块钱一市斤。当时心里挺高兴的,觉得这个有发展前途。”


沉浸在兴奋中的于长起,做梦也没有想到,一场毁灭性的灾难,正慢慢地向他袭来。2002年秋天的一个下午,在外地出差的于长起,突然接到妻子打来的一个电话,这个电话,让他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于长起的妻子 陈瑞芹:“我看到一头鹿,不吃食,趴在那儿,那一头鹿沿着往下淌口水,我寻思出什么事了。撵它也不敢跑一瘸一瘸的。”


于长起:“当晚我就赶回来了,搭着车赶回来了。”


于长起的妻子 陈瑞芹:“他回来看了看,也没看出什么事。”




当天饲喂的时候,妻子给梅花鹿吃了一些玉米和干面粉。可能是鹿喝水后,腹内的面粉膨胀把鹿撑着了。于长起松了一口气。但是,当第二天他来到鹿圈的时候,眼前的情景把他惊呆了。


于长起:“第二天早上喂养的时候,喂上食以后,这20只鹿都不吃食了。嘴里冒白沫。”


于长起的妻子 陈瑞芹:“这传染奇快,这一个圈里小鹿20多头,都有轻有重的,就是基本上不大吃食了。”


于长起感到问题十分严重,两年前从都江堰市召开的研讨会上带回来的资料以及梅花鹿病情防治的书籍,这时候,派上了用场。




于长起:“我通过书上看到这个疾病,我初步断定是“坏死杆菌病”,这一想,这下毁了,这是毁灭性打击。”


坏死肝菌病,是一种危险性很强的疾病,更加可怕的是,这也是一种传染性很强的突发性疾病。


于长起:“我这心里一下压上一个大病,像压个石头一样,这怎么弄。”


当地没有能够给梅花鹿看病的医院和兽医,到外地去寻求救治,时间恐怕来不及。情急之下,于长起产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于长起:“自己给治,我不信就弄不好它。”


于长起找到梅花鹿的病症后,按照书上介绍的治疗方法,十分谨慎地开始救治这些处在病危中的梅花鹿。


于长起:“我家属帮着我,做局部治疗,和全身消毒,打针相结合。”


于长起的妻子 陈瑞芹:“饭也吃不下去,是不是能治好,就是见天麻醉它一会,就是治疗,洗、打针。”




于长起:“晚上经常做梦,一个晚上醒来好几次,就梦到鹿,满个鹿头上全是窟窿了,我一下子爬起了,一身汗。”


一个星期以后,奇迹终于出现了:有几个病情较轻的梅花鹿开始吃食了,其它的梅花鹿的病情也开始好转。经过将近一个月的精心医治和呵护,所有生病的梅花鹿全部被于长起救治痊愈。


鹿场饲养员 刘兆武:“于长起一天一夜都没睡觉,为了照顾那个鹿。”


于长起的儿子 于太山:“我父亲那一个月瘦了得有20来斤吧,看出来了。”




有了这次经历,于长起防治梅花鹿病害的技术几乎达到了专业水平,而且养殖场里也备齐了给鹿看病的医药和器械。


记者:“你给梅花鹿治疗的成功率能有多少?”


于长起:“成功率怎么说,一般情况下成功率在90%以上吧,于长起:“这也是个别的拿它没办法,只能说是大部分能治。”


时间到了2004年,于长起养殖的梅花鹿,繁殖发展到250多只。原先鹿茸割的少的时候,在当地的一些朋友圈子里,就可以卖出去。现在养殖场的规模大了,鹿茸的产量也高了,仅靠以前的销售方式是不行了。




正当于长起为销售鹿茸等制品发愁的时候,2004年中秋节前夕,他意外地接到一个令他兴奋的电话。山东省济宁地区的一家物资供应处急需一批鹿茸保健品,希望于长起过去考察。


于长起:“我到了那以后就黑了天了。他在那儿等着我,找到我接我到他那儿去了,确确实实有挂的牌子, 济宁矿业物资供应处。”


于长起带着一些鹿茸产品赶到地方后,对方对他的产品很满意,爽快地跟他签定了21万元的购货合同。合同签定后,对方又提出,为了使买货的欠款顺利地批下来,让于长起给单位领导打点打点。


于长起:“我说怎么弄吧,你说吧。要买是十条中华烟,给2000块钱,这2000块钱是给审批那个人送礼,这10条烟是给管财务的有关的人员吧。”




这个要求是于长起没有想到的。尽管如此,于长起还是答应了下来。但当时他身上没带太多的现金,就给女儿打电话准备钱。


于长起的女儿 于晓静:“到晚上,我爸给我打电话来说让我准备3000块钱,我说是不是骗子啊,我说小心一点,你先看看再调查调查。”


女儿的提醒,引起了于长起的警觉。


于长起:“那十条烟得4000块钱,加上这2000块钱的现金不就得6000块钱,一旦我给了你以后,你说货不要了,我这钱算白扔了。”


后来,于长起暗中打听,发现这是一家专门诈骗外地人的皮包公司。回来后,于长起干脆不再卖鹿茸了,他决定做鹿产品保健酒。保健酒不但比鹿茸容易保存,而且它的市场更宽泛。




2005年春节前夕,于长起经过多方考证,和关专家们一起,配制开发出了鹿鞭、鹿茸血等保健酒,这些酒投放市场后很受消费者的青睐。现在,于长起再也不用发愁鹿制品的销售问题了。


2005年12月25日,记者在于长起的养鹿场采访的时候,看到他和员工们正在忙碌着装配鹿茸血保健品酒。春节就要到了,于长起要备齐足够的货源,以供应节日市场的需要。


编导:许 威 摄像:陈沛强

来源:潍坊祥源鹿业有限公司